飞龙山庄招生办

搞于郑真的好快乐

甚至想约稿xxx

关于告白的那件小事

#是哨向

#没过脑子


  于锋不管不顾地喊出:前辈我们绑定吧”的时候,郑轩是懵的,头撞到柱子上的那种懵,手里刚冰镇好的西瓜也忘了吃,捧在手心里凉滋滋,一时也不知道该做出个什么反应。

李远比他更先做出反应,这位新来的小哨兵读不懂两人间焦灼的空气,脱口而出“锋哥你睡醒了吗?”后,被反应过来的徐景熙近乎强硬地拖了出去,还顺手关上了门。

被李远问话惊醒的郑轩可惜了半秒手里的西瓜,恋恋不舍地将它放回了果盘,一时也没找到可以擦手的纸巾,只好支棱着双手,温吞地回问了一句:“所以你,睡醒了吗?”

行吧,听起来没睡醒的应该是自己。郑轩郁郁地想,

于锋倒是对郑轩不着边际的问话有着相当良好的心理准备,或者说已经习惯。当...

翻日记本除个草

我也不记得谁发过谁没发过了


   三行情书

  百花都扛起了

  多帮你扛一份压力

  又有什么

  

  

  Delete郑轩有时候想对闯入自己生活节奏的于锋按下删除键,最终连一起拍的照片都没有删掉


  Coin郑轩递给于锋一枚硬币“正面走,反面留”

  于锋接过硬币,发现只有正面。

  

  Envy偶尔的偶尔,郑轩挺羡慕于锋的,也仅限于羡慕

  

  Late当郑轩意识到有什么不一样的时候,于锋已经逛了半个k市了

  

  Milk刚刚认识郑轩的于锋天天听着压力山大,以为这位前辈真的压力爆棚,就天天温了热牛奶带给郑轩。


  Nature郑轩天生少了点干劲,而于锋恰好多了那么点干劲。

  

  Zero...

2019-08-24
/  标签: 于郑郑于
3

试着摸了原克



  刻绘有天使的墨水瓶压在桌上,吸满了墨水的钢笔横置在它之前,刚被书写过的粗糙纸张被月光映照着,像是字句间都渗出血来。

  ——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

  几分钟前写下这句话的人僵直地坐在原木桌前,手中握着冰冷的金属疙瘩,切切察察的呢喃萦绕着他。心脏在鼓动,催动着血液在血管中一路奔涌,给了他最后一点关于活着的实感。

  枪管被坚定地抬起,他混沌地感知到右手的背叛却无力阻止,被月光镀上一层绯红的杀人器械顶在他的额头上,冰冷的触感让他从混沌中清醒一瞬,又被海似的恐惧淹没窒息。手指摸到了扳机,一点一点加上了力气,在子弹离膛的几刹那中,在由模糊至清晰的呢喃声中,他获得了明悟:自己是不被需要的。

2019-08-18
/  标签: 诡秘之主

  跟风玩梗。

在扬州找了一个当地地(liu)接(yue)。

我说您这有没有点其他主城没有的参观项目。

他赶紧说:有,围观飞云逛街

我:……那个,人有点多,挤不到前排,有没有私密一点的?

他说:有的有的,我可以领你去偷听飞龙山庄周会。

我:就那个副帮主简单说两句,两句说了仨小时,元老都在摸鱼的会议?我还不如去看烈焰煎鸡蛋。有没有你平常会做的事情?

他沉默了好久,很遗憾地说:你多给点钱吧,我带你去襄阳rua江湖第一

我:所以真的不能去rua飞云吗?

伦铲铲真好看嘿嘿嘿

于锋是个合格的充电宝吗

#被盗号了不开心,写点沙雕治愈一下


连绵的阴雨天并没有让气温变得宜人,只抓着气压一路向下,压的人昏昏沉沉透不过气。居民楼上了年头,大片的苔藓覆在外墙的阴处,一片欣欣向荣。空调机日夜不停地运转着,抽出多余的水汽滋润了下方的苔藓。

伴着空调机满负荷运转的噪音和电视机里女妖精娇媚的笑声,郑轩啃掉了手里最后一口还算甜的瓜瓤,黏糊糊地抓着瓜皮在空中扔出一道干瘪的抛物线,越过于锋的两条腿,进了桶。

瓜皮和垃圾桶底亲密接触的响声让于锋眉毛跳了跳,注意力也从女妖精勾引穷书生回到自己的同居者身上:干劲缺缺的弹药专家扯了一张纸擦掉手上和嘴边残留的汁液,雪白柔软的纸巾在手掌间揉皱。察觉到视线,郑轩回了张困倦到面无...

诡秘水仙相关

目前没写的脑洞

1.套娃间的大逃杀(无主人格)

2.失去了作为格尔曼记忆的小克和独立出去的格尔曼

3.段子向?几个高序列套娃回到了小克最初穿越的时刻。老油条和小奶克的故事。特别期待克莱恩和夏洛克成立坑蒙拐骗玄学组x

4.电子羊,一个关于自我认知的故事

1.镜面梗。镜子是沟通邪神的介质,会引来充满恶意的存在的注视——或者,镜面映出的,只是自己而已。【这个写完了,开心】

2.失去了人类情感的愚者在自己的神国中与灵界生物和封印物一同生活着,安静而长久。某一天他在神国中捡到了刚成为值夜者的他自己。或者捡到了格尔曼。

  1/36  
亚梅是童话,残了终局
于郑是尘世,烟火人间
杂食党墙头多
男神一号赵岭老师男神二号科总
数字仅代表喜欢时间的先后